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iylin的博客

天时观象气 地利占优先 人和益恭谦

 
 
 

日志

 
 
关于我

淡漠之中透出一丝温情,中庸之余略带一点偏激,诚信之处也显一分慧黠。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连载〕 官场掮客(23)  

2014-03-03 20:50:5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仁:“‘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运筹帷幄、高屋建瓴的事,只有你老爸才可以做到。”

简海民:“换位思考,你想想怎么才能解决这个难题,拿出个具体操作办法来。”

简仁:“就我?我可不是将才帅才。”

简海民:“你小子的心眼,坏起来比我还毒!”

简仁:“我可没有这个能耐。”

简海民:“时间不等人,不可错失良机,尽快想出办法来,再凑合凑合。”

两人沉默。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简仁:“办法总比困难多。经过反复考虑,我想出了个办法,不知行得通行不通。”

简海民:“说出来听听。”

简仁:“我们来个瓮中抓水鱼(捉鳖),三个一锅端,一个都不能少……”

简海民听完了简仁的述说,说道:“行,就这么办。”

数天之后。

简仁打电话告诉秦售,委托的事可以办到。

秦售打电话给程危发,委托的事可以办到,潜规则就是你自己提出的底线。

简仁打电话给郎国桧,委托的事可以办到,其他的就按你说的办。

简海民打电话给冯稔湃,你的要求可以办到。

 

星期三下午。政府机关统一集中学习。

市委组织部干部处,学习廉政准则,然后进行讨论。处长首先发言,谈贯彻执行廉政准则的必要性、重要性、紧迫性和现实意义。

台边,两个人正在交头接耳悄悄议论。

干部科科长问副科长:“最近市政府那边有没有什么新闻?”

副科长:“听说市委组织部准备提拔东升区副区长冯稔湃为市政府秘书长,不知道是真是假?”

科长:“听说是有这么一回事。”

副科长:“为什么?不是哪个副秘书长郎国桧去掉代理两个字吗?”

科长:“大概是因为市委和市政府各推荐一个,相持不下,只好采取折衷办法,另外物色一个。”

副科长:“蚌鹬相争,渔翁得利。”

科长:“应该是吧,我也是道听途说,非官方消息,不要外传。”

下午五点,学习结束。副科长见会议室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马上打电话给冯稔湃,把刚才从科长哪里打听到的消息,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科长悄悄地站在走廊窗边听他们的谈话,脸上露出微笑。然后打电话给简仁,述说了一遍。

晚上,冯稔湃登门拜访了简海民,就竞争秘书长之事再次感谢恩师的鼎力支持和厚爱。

有省委副书记恩师出马,再加上攻无不克的金钱作后盾,小小的市政府秘书长的官帽子,还不是手到擒来。冯稔湃离开恩师的别墅,开着宝马车,听着爵士乐,猛踩油门,一溜烟往第二位小三的别墅开去,差点与飙车的红色法拉利撞上。

星期五下午。五点。离下班还有三十分钟。

市委、市政府直属机构都接到了一份任免通知,内容是任命郎国桧为市政府秘书长。

市委书记叫来程危发,告诉他没有任命他为秘书长的原因,是因为准备选送他到中央党校学习。程危发表示服从组织的安排,十分感谢书记的关照。

晚上,郎国桧用一个大旅行包装了满满的五百万现钞,驾车来到了简仁的公司,交给了简仁。

同一时间,程危发约秦售在好来运酒家吃饭。

程危发着急问道:“我的事办得怎么样?”

秦售:“还没有回音。”

程危发:“我给你哪一千万不会打水漂吧?”

秦售:“绝对不会!”

程危发:“可据我所知,市政府秘书长的任命通知已经下发,可不是我的名字。”

秦售:“我还真不知道任命通知已经下发而且还不是你,如果这样,一千万分文不少退还给你。不过……”

程危发:“不过什么?”

秦售:“没有,没有。”

程危发:“朋友之间藏藏掖掖,不够意思吧。”

秦售:“是这么一回事。今天下午,我那位朋友打电话给我,说我委托的事应该没有问题,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就一点点时间。”

程危发:“一点点时间是多长?”

秦售:“他没有明说。根据我的直觉,应该不会超过两三个月。”

程危发:“你的直觉?还是根据?”

秦售:“这是根据我多年跟他打交道得出的结论,不是凭空臆造。他敢这么说,就应该没有问题。”

程危发:“那么根据你的直觉,最短需要多长时间?”

秦售:“这个可说不准。”

程危发:“说不准就猜呗。”

秦售:“我把话说在先,我将要说的是你要我猜的,是直觉,不是事实。”

程危发:“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猜就猜吧。”

秦售:“我就大胆地猜一回,说得文气点叫做预测。我猜最短时间需要二十天。”

程危发已经无可奈何:“二十天?希望是这样。”

秦售:“你一千个放心,假如事办不成,我如数退还,分文不取,这是规则,是诚信。”

程危发想,到了目前这个状况,姑妄听之,姑妄信之。最坏的打算是损失三个月的利息,至于哪一千万元,谅他秦售也不敢不退还,这也是官场的潜规则之一。

 

过了两天,星期一,上午八点十分。东升区政府办公大楼。

冯稔湃刚刚踏入自己的办公室,区政府副秘书长按照惯例,早已经把文件夹放在他的办公桌上。服务员敲门进来,端了一杯茶放在办公桌上,说:“这是你的六安瓜片!”然后出去。冯稔湃特别喜欢六安瓜片哪特别的茶香味。

冯稔湃打开文件夹,第一页是一份市委组织部的任免通知复印件,闯入眼帘的字是任命郎国桧为市政府秘书长。他心里“咯噔”了一下,以为自己看错了,急忙擦了擦眼镜仔细从头到尾重看一遍,的的确确是任命郎国桧为市政府秘书长。踌躇满志准备走马上任的他,被眼前这份文件的内容搞得霎时脑残,满脑子都是浆糊,一股无名火从心中喷发,“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然后抓起桌子上的茶杯狠劲摔在地板上,“嘭”的一声振荡了整一层办公楼,连下一层楼都感觉到。冯稔湃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打给恩师简海民,用微微颤抖的手指按了一半号码,一股莫名其妙的寒意掠过心头,理智让他慢慢地放下了电话,头靠在椅背上,闭上了双眼……。

冯稔湃不敢造次,考虑再三,决定晚上登门拜访恩师简海民。

下午三点半,冯稔湃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响起,他抓起电话,没好气地大声问:“什么事?”

听筒里传来那威严且带有命令口气的熟悉声音:“小冯吗?”

冯稔湃口气马上变得像太监:“噢,是恩师呀,实在对不起,我以为是办公室打电话找我。”

简海民:“今晚到我家里来。”

“是。我今晚九点准时登门拜访,听候您老人家的教诲。”冯稔湃带着高兴的语调说。因为他摸透了恩师的做派,主动打电话必有重要指示,秘书长的事或有转机。(欲知后事 请看下节)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