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iylin的博客

天时观象气 地利占优先 人和益恭谦

 
 
 

日志

 
 
关于我

淡漠之中透出一丝温情,中庸之余略带一点偏激,诚信之处也显一分慧黠。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连载〕 官场掮客(42)  

2014-03-22 19:33:5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部长:“晾起来的时间长了,也不是办法,要给出路。”

简仁:“这个你放心,这小子既然能四处活动,现在就更加会寻找门路,不会坐以待毙。我们根据他的‘表现’再进行安置。”

陶部长:“现在按编制各部门的领导配置已经满员到位,这个韦发如果通过关系找到你,你有什么样的打算?”

简仁:“把他安排到另一个单位当副局长。”

陶部长:“如果他要求或者是坚持要留在国土房管局呢?”

简仁:“是他领导党指挥党,还是党领导他指挥他?”

陶部长:“话不能这么说,万一这小子气不过,来个鱼死网破,捅出漏子来,局面也不好收拾。俗话说,打狗不能进入死胡同。狗急跳墙,墙跳不过就会拼死反扑咬人。”

简仁:“绝对不会。你想想,他现在是待安置人员,职位还没有明朗化,至少还是一个公务员,还有升官发财的希望,不会把自己的前途甚至生命赌在出一口气上。”

陶部长:“任何事情都要做好两手准备,才能避免阴沟里翻船。”

简仁:“不愧是搞政治的,说的有道理,凡事适可而止。在这方面你有着丰富的经验,你的意思怎么办比较稳妥,留有一手吧?”

陶部长:“谁都知道,国土房管局是块肥肉,韦发不会轻易离开。咱们做好两手准备,必要时从其他副局长中找一个,调离国土房管局。”

简仁:“来一个李代桃僵,不错,是个好主意,但人家已经是副局长了,更不会离开,怎么也得要有个理由,有个说法,才能说得过去。”

陶部长:“副局长中,有一位已经在这个局当了十多年了,上一次领导干部轮岗时就有他的份,经过他本人的‘努力’,找了种种理由和在上级领导的过问下,才留了下来。”

简仁:“如果这样,为什么这次机构调整他没有轮岗到其他单位?”

陶部长:“不是有个韦发四处活动找人当说客要当副局长嘛,迟迟不见你打招呼,任命又要按时下达,我估计这其中必有奥秘,所以我就留了一手,这样才能有回旋的余地。不过,这样做我们组织部门的压力大一些。”

简仁:“没什么,工作调动理由有的是,由他们去猜、去畅想吧。现在官场上谁不知道潜规则这个东东。”

陶部长:“哪我们就让他们猜去吧,反正浪费表情的是他们这些好事者。我们稳坐钓鱼船,任凭风浪起。”

简仁:“还是你这个老狐狸棋高一着,高明!”说完,竖起了大拇指。

陶部长:“这还不是你家老爷子教导有方!”

简仁调侃道:“你在拐着弯说我老爸是狐狸精?”

陶部长:“那你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狐狸精!”

简仁:“彼此彼此!”

两人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简仁先把他晾起来的目的,是采用“将要用之,必先与之。”的翻版反其道而行之,即钱要赚之,必先夺之。先暗中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对象逼到死路,然后再通过掮客卖官收钱,这是简仁收服他人趁机敛财的惯用手法之一,同时也会让买官者对掮客感恩戴德。当然,采用这种手法的前提条件是绝不能让他本人觉察,更不能知道。

原来,秦售在与韦发的老同学市政协办公厅行政处科长苟为民的闲聊中得知韦发的情况,了解到韦发的工作单位和现状,以及他的性格特点,为人处事的习惯,四处活动要升官的强烈欲望等,认为这是一个发财的好时机、好对象,于是把情况透露给简仁,才有了韦发落选的结果。韦发原本是副局长候选人名单之一。

韦发果然中计。他冷静下来以后,回想自己跑官的全过程,从中找出了失败的原因,就是在关键的岗位上没有自己的人。在关键的时刻,没有能拍板的人为自己撑腰,换句话说就是后台不过硬。面面俱到不如孤注一掷。这么办?难道仕途就这样夭折,前途就这样断送了?不,这绝不是我韦发的性格,我是韦发我是谁?决不能坐以待毙,要对得起自己名字的谐音“违法”那样,冒着炮火也要向前冲。

韦发想起了老同学市政协办公厅行政处科长苟为民的升官之道,想起了老同学程危发当上市政府秘书长的经过,心中升起了一线希望。于是找苟为民,通过他牵线搭桥,认识了秦售。

星期六晚上,韦发约秦售到好来运酒家吃饭,正中秦售下怀,他要的、等的就是这个邀请。

韦发:“秦处长百忙之中能来赴宴,本人荣幸之至!”

秦售:“文人就是文人,说起话来文绉绉的。温、良、恭、俭、让。”秦售高兴,说话也客气,也带了点文人腔。

韦发:“让您笑话了。”

秦售:“那倒不是。因为我接触的知识分子当中,文绉绉的人不多。”

韦发:“这是礼节。对尊敬的客人或者是第一次见面的贵宾,要彬彬有礼,这是对客人的尊重。”

秦售:“看来你的修养很好,怪不得苟为民老是夸你。”

韦发:“我们同学之间就比较随便,聚在一起时,相互之间就开开玩笑,打打闹闹,有时候也会说些粗口,图高兴,玩快乐。”

秦售:“开心就好,天天都有好心情,日子容易过也快活。”

“那是,那是!”韦发借题发挥:“不过,我现在日子可不好过,开心不了。”

秦售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明知故问:“什么事‘咁大单’(这么严重)?”

韦发:“这次机构调整合并,我原本希望能官升一级,没想到阴沟里翻船,官升不了,连科长都保不住,非但保不住,更糟糕的是现在被人家吊(晾)了起来。”

秦售顾作惊讶:“什么什么?谁这么大胆把你吊了起来?”

韦发:“是呀,真的是被吊了起来。”

秦售心中在笑,脸上很严肃:“此话怎讲?”

韦发:“我现在是待分配,是无职无权无工作的‘三无’人员,被挂空了,不是被吊了起来是什么。”(欲知后事 请看下节)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