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iylin的博客

天时观象气 地利占优先 人和益恭谦

 
 
 

日志

 
 
关于我

淡漠之中透出一丝温情,中庸之余略带一点偏激,诚信之处也显一分慧黠。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连载〕 官场掮客(38)  

2014-03-18 21:03:4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涉檀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威,为了收服刘缝生,专门打电话叫他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进行谈话。

唐涉檀:“今天叫你来,是想了解你们企业的情况。”

刘缝生:“不知董事长要了解哪方面的情况?”

唐涉檀:“主要是企业内部的运作,着重谈谈营销方面的。”

刘缝生猜不透领导的意图,不敢信口开河,在考虑从哪方面说起。唐涉檀见他不出声,说道:“我也是从办公室里出来的,随便聊聊,什么都可以。”

刘缝生:“营销方面,虽然药品价格高企,利润大,但我们企业是经营药品原材料的,利润空间不大,主要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产能过剩,另一方面是竞争,包括不正当竞争。在这方面我们竞争不过民营企业和上市公司。”

唐涉檀:“谈谈内部管理方面的。”

刘缝生:“内部管理方面套用刚才的话,也存在不正当竞争。”

唐涉檀:“此话怎讲?”

刘缝生欲言又止,想了想,说:“这个不好说,你还是问问其他人。”

唐涉檀:“办公室呆的时间长了,不知不觉就会养成一种习惯,奴性。我也有。”

刘缝生:“理解万岁。”

唐涉檀:“咱俩都是在办公室里长期呆过,今天就是同事之间的闲聊,范围就限定我们两个。”

刘缝生的戒心有所放松,说道:“其实说出来也没有什么,这是国有企业的老问题了,任人唯亲,嫉贤妒能,排除异己,结党营私,甚至贪污腐败。这些我不说你也知道。”

唐涉檀:“是个老大难问题。其他方面呢?”

刘缝生:“修改某些行之有效的规章制度,为自己营私的目的服务,还美其名曰‘改革’,把人民币都‘改革’到自己的口袋里了。”

唐涉檀沉吟不语,良久,说道:“如果要改变这种现状,你认为该从哪里着手?”

刘缝生试探性地问道:“是大改还是小改?”

唐涉檀:“大小都谈谈,大胆地说。刚才说了,仅仅是咱们俩个私下的交谈,不外传。”

刘缝生:“既然是两人私下交谈不外传,我就说说看,仅供参考。小改由集团公司下发文件,进行科学化、规范化、制度化管理。可以由集团公司起草各项规章制度的范文下发,供所属企业参考。各企业必须结合本企业的实际,制订行之有效的规章制度,并且严格执行。”

唐涉檀想这个提议不错,可以采纳。补充一句:“集团公司由纪检监察牵头,对各部门和子公司进行定期监督检查。”接着问道:“大改呢?”

刘缝生:“任何规章制度就算是十全十美的,当然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法律和规章制度,都要靠人去实行,所以最关键的还是这些实行的人。只有选拔哪些德才兼备的人,才能把企业搞好。德才兼备、没有缺点错误的人才根本就没有,但最少也应该有公德心和正义感,有良知,有一定的专业知识和较好的领导管理能力。当然,每个领导都有自己选人用人的不同标准和要求,这也是痼疾,在现有体制下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

唐涉檀:“大势所趋,咱们只有顺流而动,搞逆袭我们无能为力,适者生存嘛。不过,根据自己的能力和良知,尽力缩小这种差距。”

刘缝生:“领导说得好。”

唐涉檀:“光有一把手还不行,领导层必须是一个坚强有力的团队,才能有凝聚力和战斗力。”

刘缝生:“网上有一条关于办公室守则的描写:苦干实干,做给天看;东混西混,一帆风顺;任劳任怨,永难如愿;会捧会献,杰出贡献;尽职尽责,必遭指责;推托栽赃,邀功领赏!真是描绘得惟妙惟肖,入木三分。”

唐涉檀:“这反映了部分单位的现状和部分人的遭遇,但也不能以偏概全。”

刘缝生:“所以在办公室任职,碰上什么样的领导就会有什么样的境遇。”

唐涉檀:“我也算是新来乍到,对整个集团公司还没有深入的了解。不过,基本情况还是知道一些。怎么样,有没有更大的努力方向或者说奋斗目标?”

刘缝生自嘲道:“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踌躇满志,想干一番大事业。现在我就好比河床里的鹅卵石,已经被磨掉了棱角,变得有点圆溜溜的。”

唐涉檀:“鹅卵石中有玉石,如果被发现再经过加工,就是宝石,有可能还是价值连城的宝石。”

刘缝生:“这种几率少得可怜,几乎没有。”

唐涉檀:“咱们言归正传。我今天找你谈话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你能否推荐一个能担当你们公司一把手的人才,供我们参考参考。”

刘缝生:“是从副职里面推荐?包不包括外企业的?”

唐涉檀:“最好是你们本企业的。不管是什么人、现在任什么职务都可以,只要有能力,能获得大多数员工支持和信得过的就行。当然也包括你本人,可以自荐。”

刘缝生:“副职当中,就现在代理的赵一基马马虎虎。”

唐涉檀:“既然是马马虎虎,就不是最佳人选。”

刘缝生:“其他人吗,还真是一时说不上来,营销部的部长也可以。不过……”

唐涉檀:“不过什么?”

刘缝生:“没有确凿的证据,只是道听途说,仅供参考。有员工反映,营销部是独立王国,部长有点贪财好色,不知真假。”

唐涉檀:“员工有议论,一般情况下不会空穴来风。没有真凭实据,也不能作为决断的依据。”沉思一会,说“我要是让你上位呢?”

刘缝生听了,没有像一般人那样喜上心头。想道,秦售刚刚开了价没两天,这唐涉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搞不好就会把事情搞复杂搞砸了,把肉包子打狗了。于是说道:“我可没有这个野心。”

唐涉檀:“是上进心,不是野心。为什么?”

刘缝生找话题搪塞:“这年头,十类人不宜做官:一胆小。二话多。三钱少。四关系差。五酒量小。六才华横溢。七学历太高。八疾恶如仇。九性功能差。十有姿色不肯献身。这十类中我占了差不多有一半。”

唐涉檀:“这些都是夸大其词。当然有的单位或者是有的领导会这样做,但并不代表主流,是个案。”

刘缝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都有上进心,我也是这样。”

唐涉檀:“那你担心什么?”

刘缝生不想得罪这个集团公司领导,如果和秦售的约定实现了,今后他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分分钟可以炒自己的鱿鱼。不如实话实说。于是说道:“其实我是怕官场的潜规则。”

唐涉檀明知故问:“什么潜规则?又不是像某些演员那样要上位成名。”

刘缝生:“我也是道听途说,官场上钱色是敲门砖、通行证,没有其中的一种就行不通。”

唐涉檀:“就像电视剧里的土匪,要过路的人留下买路钱?”

刘缝生:“用现在的话说,叫做会员费,其实就是进入官场小圈子的保险费。”

唐涉檀:“进入官圈的保险费?”

刘缝生:“也可以称为投名状。交了这种保险费,就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大家就放心了。”

唐涉檀:“有点意思,就好像是表决心表忠心似地。”

刘缝生:“说穿了是结党营私。当然入乡随俗,我也不是个不懂人情世故,不吃人间烟火的人。”

唐涉檀根本就没有想在他的身上榨取油水,这件事秦售是代理商。看来这个刘缝生还真是个人才,办公室没有白呆。今天的目的只不过是让他知道我看好他就行了。见火候差不多了,说:“我喜欢有管理能力、有专业知识、聊得来的人,你算是其中一个。”

刘缝生暗示道:“谢谢董事长的抬爱。士为知己者死,我会努力工作,尽力而为。”

刘缝生从唐涉檀的办公室里出来,没有直接回公司,而是绕道来到了市政协,打电话约秦售吃饭。两人边吃边聊。

秦售知道他的目的,直奔主题:“气色不错,印堂发亮,好事登门。”

刘缝生:“怎么搞的,你和唐涉檀都来找我谈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秦售:“说明领导关心你、赏识你,我欣赏你、推荐你呀!”(欲知后事 请看下节)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