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iylin的博客

天时观象气 地利占优先 人和益恭谦

 
 
 

日志

 
 
关于我

淡漠之中透出一丝温情,中庸之余略带一点偏激,诚信之处也显一分慧黠。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连载〕“网 官”(51)——杀人阴谋“穿煲”(A)  

2012-04-04 08:45:5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连载〕“网  官”(51)——杀人阴谋“穿煲”(A) - caiylin - caiylin的博客

 权力的产生和监督制约机制现状不改变,反腐败只是婊子的贞节牌坊――既要当婊子又要好名声。从机制上让一部分人先“腐败”起来,又不从机制上反腐败,机制问题不解决或者解决得不好,长此下去,“和谐社会”终将不得安宁。

 

杀人阴谋“穿煲(暴露)”(A)

 

调查组兵分三路,一路对王三水担任法人代表期间进行经济审核;一路对林产化工公司的违法用地和建设,继续调查取证;一路走访林产化工公司的有关人员,从中寻找线索。

在调查组决定对王三水立案侦查的几乎同一时间,王仁阁也接到了光州市纪委某人的密报,知道了王三水收受二百八十九万元的情况。于是,打电话把王三水叫到了飞来酒家潜龙包房。

王仁阁:“你将大难临头了,知道不?”

王三水:“最近一个星期右眼皮老是跳个不停,我想可能会出什么事。”

王仁阁:“北京方面悄悄进驻,调查你们公司违法用地和建设。同时你和卞西发、孙传前的好事也败露,他们承认了犯罪事实。”

王三水:“这行贿受贿的事,都是两个人之间的来往,没有第二个人在场,只有天知地知,我完全可以否认,就说是他们嫁祸于我。”

王仁阁:“一点证据都没有?”

“让我想想。”王三水想了一会,拍拍脑袋,接着说:“卞西发哪里没有,可以确定。至于孙传前哪里,我在白纸条上签名确认收到了钱。不过,孙传前说,白纸条只是放在小金库里做内部账务,没有公开。”

王仁阁:“坏就坏在这里。其他的呢?”

王三水:“其他的没有了。”

王仁阁:“你这小子,到了危急关头你还对我撒谎,那好,叫你老婆帮你收尸吧!”

王三水一听慌了神,立刻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忙说:“叔叔,我从其他公司也收受过贿赂,大约有几百万元。”

王仁阁:“公司改革转制你拿了多少?”

王三水:“你怎么知道?”

王仁阁:“你有几斤几両我能不知道?”

王三水:“这个数。”说完叉开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下:“八百万。”

王仁阁:“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胜于蓝。你的胃口可真大,就不怕‘叭’?”说完举起右手做手枪样,对着他的脑袋做了个枪击的手势。

王三水:“大树底下好乘凉,当官靠后台。有叔叔你在,我怕谁?”

王仁阁:“混账东西,死到临头还是死了的鸭子――嘴硬。事情搞大了谁也保不住。”

王三水:“那怎么办?”

王仁阁:“如果就是受贿二百多万元,充其量也是判个十年八年。问题的关键就是转制那八百万元,如果败露,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王三水:“那怎么办?”

“关键是要没有人知道。”王仁阁加重语气说道:“没有证据,死无对证,就不能成为罪证。”

王三水:“让我想想。”

王三水回到家,认真品味叔叔王仁阁最后那句话,终于从中得到启发。虽然苦思冥想,却也无计可施。于是干脆打开电视,一个接一个,无聊地频繁更换频道。当看到匪徒为了消灭罪证而杀死证人时,颇受启发。一个超乎自己想象的阴谋从心底里悄悄地爬上来,他决定来一个不是鱼死就是网破的超大胆计划。为此,他花了一天的谋划和准备。

 

星期五晚上,王三水打电话找侯建济,约他明天一同到江边钓鱼,侯建济马上答应。

第二天上午,王三水与侯建济一同驾车来到了离市区二十多公里的叫黑龙潭的地方钓鱼。滚滚江水在这里拐了个弯,人们用大石块筑了个堤坝,拦水保护农田。江水流到这里受堤坝阻挡,形成漩涡,又深又急,然后沿着直线的河道奔腾而下。在堤坝拐角处,回流的江水形成一个缓冲区,水下的鱼大多集中在这里觅食。今天在不远处,还有一大一小似父子俩的也在那里垂钓。王三水和侯建济俩人运气都不错,分别钓了几条大鱼,每人都有五、六斤,直乐得哈哈大笑。

中午十一点多,雾气渐渐散去,几朵白云飘在天空上,害羞的太阳从白云里出来,蔚蓝色的天空显得更高更明亮。这里,依然可以看见为亚运会而兴建的光州市标志性的建筑物“南国淑女塔”的苗条的略带模糊的身影。虽然是中秋节过后,但在南方的光州市,热辣辣的太阳照在头顶上,还是让人感觉到太阳的过分热情,直晒得浑身发热冒汗,真想找个阴凉的地方躲一躲。王三水叫侯建济到车上找草帽,侯建济在车上拿出自己带来的高尔夫球帽戴在头上,怎么找也没有找到王三水的草帽,于是高声说道:“车上没有草帽!”

王三水:“你在行李箱中找找!”

侯建济打开小轿车后面的行李箱,也没有发现草帽,高声说道:“没有!”

王三水:“没有就算了,有没有其他可以遮阳光的?”

侯建济:“有个安全帽,要不要?”

王三水:“要,总比没有强!”

侯建济把安全帽递给了王三水,王三水戴在头上,扣紧了安全带,继续垂钓。少顷,王三水见浮漂又沉了下去,挂在鱼竿上的铃铛“滴铃铃”地响了起来,急忙用力提杆,感觉到非常沉,知道是一条大鱼上钩,于是时而收线,时而放线,跟大鱼捉起了迷藏,等到大鱼筋疲力尽,就可以放心收网。如果操之过急,大鱼就会拼命挣扎,脱钩逃逸。经过几分钟的斗智,大鱼已经无力挣扎,翻起鱼肚白,看上去是一条有三、四斤重的大草鱼。王三水急忙叫侯建济拿着捞鱼网帮忙捞鱼。侯建济踩着堤坝边的石块,拿着捞鱼网弯腰伸手正要捞鱼。说时迟那时快,王三水故意大喊了一声:“小心!”自己脚底下一滑,仰面朝天往后摔倒,在将要摔倒的一霎那,用手推了一下侯建济的后背,侯建济全神贯注正准备捞鱼,没想到被王三水一推,连人带网“扑通”一声掉进江里,被卷进漩涡,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王三水急忙高声呼救,不远处的父子俩急忙跑过来,没有看见侯建济的身影,急忙叫王三水报警。王三水立刻从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110报警。十分钟左右,水上警察赶到事发河段搜索,没有发现落水者侯建济的踪影。《请看“网官”(52)――杀人阴谋“穿煲”(B)》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